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农工党省委 > 湖南农工> 湖南农工

武思光在湘西组建“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

发表时间:2012-07-18 11:28  来源: 作者: 点击:6422次

         19489月,农工党中央香港扩大会议通过的《政治决议》指出:“在蒋管区,应放手组织人民武装┄┄必须尊重中共战友,服从统一指挥┄┄”根据此精神,担任农工党中央监察委员的武思光受命为农工党湖南特派员,并在面聆中共李维汉同志的嘱托之后,独自从香港出发,于194810月回到家乡湘西组织反蒋武装。

武思光先到长沙,晋见了当时的省长程潜,会见了知名人士唐生智,并做了国民党湖南省保安司令部参谋长武希良的工作,劝其弃暗投明。在长沙他还与曾担任过溆浦县长的湘西实力派人士向承祖见面,相约返湘西共谋其事。然后他先回到当时湘西的政治、军事、文化中心沅陵县城,隐居在沅陵县城凤凰山下的竹林宾馆。在沅陵,武思光发展了在沅、榆、常工务总段工作、拥有少数武器的进步青年谌振兴,并指定其为沅陵联络站负责人。当时他的侄儿武长城在沅陵的湖南辰郡联立中学教导处工作,他布置武长城尽力开展湘西农工党的地下活动。不久他召集湘西的农工党员在辰郡联立中学武长城住的房间开会。会上他分析了当时革命的大好形势,接着他以中央特派员名义,宣布中国农工民主党湘西地下党支委会成立。接着他指明了党组织的反蒋任务,并对五人的工作作了分工。1124日,他带领这几位农工党员离开沅陵县,绕道张家坪,爬过溆浦县和沅陵县最高的界峰—擂鼓城,沿路宣传反蒋道理,于11月底回到家乡溆浦县低庄。

一、组建“湘西人民革命军”

武思光回到低庄后,利用其国民党中将的身份和威望,以保卫桑梓不受蹂躏为号召,一面秘密召集大革命时期的中共党员、亲朋故旧武文元、武强、武德章、武长城、朱元陶、刘继明等秘密集会,蕴酿组军。一面于4936日公开在溆浦县城召集县国民党书记长王悠然、国民党师长谌惠锦、自卫总队队长贺幼农以及实力派人物向承祖、戴丹元、马骏等各界头面人物开会,借防止号称拥有两万人枪,自封为正、副军长的张玉琳、石玉湘进驻溆浦,决定统一全县武装,成立“湘西人民革命军”,由武思光任司令员,向承祖任副司令员,并派兵在大江口、竹坡凹、王家坪三处险要之地扼守要冲,防阻张玉琳部进入溆浦。38日,向承祖率其旧部谌惠锦带领全师人马离开溆浦县城进驻其老家龙潭,向承祖走后,“湘西人民革命军”实力大减,已名存实亡,其时贺幼农早已与张玉琳暗地勾结,不听指挥。当张玉琳得知向承祖退走后,即派副军长石玉湘率主力一个师逼近溆浦县城。兵临城下之际,武思光发动全城店员、学生和工商界人士游行示威,喊出“打倒张玉琳”、“石玉湘滚出去”、“不许辰溪土匪动我县一草一木”等口号来抵挡国民党部队的进入。贺幼农见时机已到,分别率戴丹元等迎接石玉湘入城。武思光被迫退回低庄。

二、重组“湘西人民革命军”

武思光被迫返回低庄后,吸取了没有自己的武装难以开展军事斗争的教训,决心组建自己的队伍。他以低庄为基地,就近在低庄、花桥、明牌、朱湾四乡发展基本群众,成立联合办事处,分别由武强,李培旦、张维新、周旦生负责,由武思光任办事处主任。办事处的主要任务就是:建立武装队伍。武思光倾其个人全部家财,雇请锻工,日夜赶制马刀、戈矛、短匕等兵器,还浇铸“猪仔炮”,购置火药等。同时积极动员现有武装倒戈反蒋。武强当时为低庄乡乡长,他率乡警队百余人枪全数倒戈,朱元陶率领其策反倒戈的警察所向逢养部枪五十余支,机枪一挺和王悠然、王楚伟随同周旦生等人枪五十余支一起加盟,另还在四乡搜集民枪等。与此同时,武思光派武德章沿资江而下,找到了中共湘中地下工委书记熊邵安,组织部长熊启凡,向他们说明农工党在湘西搞武装的来由和企图,得到了中共湘中地下工委的支持,一切就绪之后重新组建的一支由农工党掌握的武装队伍“湘西人民革命军”于194944日正式宣告成立。武思光任司令员,武文元任副司令员,刘继明任政委,下设参谋、政治、军需、副官四处,直辖四个团、一个政工队、一个大刀队,三个警卫班。45日司令部派人四处张贴布告,阐明起义宗旨:推翻蒋介石政权。声势逐渐壮大。此后,通过分化瓦解,促成了湘西多处伪保安、警察兵力的起义或投诚。他们以溆浦低庄为中心,在湘西雪峰山、白元山、天河池、分水岭、让家溪、黄溪湾一带与国民党部队战斗。

三、湘西人民革命军的主要战斗经历:

1、吉家冲遭遇战。

1949425凌晨,“湘西人民革命军”二团一营营长刘士康带一个排,携步枪十余支,机枪一挺在远离基地的吉家冲富裕人家坐催军粮,被敌军发觉,敌石玉湘部驻花桥蔡和保安团一个加强连突袭。当前哨打响后,刘士康营长随即率全排抢占村口通道要隘。敌持人数四倍于“革命军”、武装十倍于“革命军”的优势,一抵村口便乱枪齐发,猛扑过来,妄图一口吞掉刘营长一行后夺粮而去。刘营长沉着冷静,按兵不动。待敌人扑至阵前方令开火,刘营长亲自端起机枪向敌猛射,敌遭此突然袭击,转头逃窜,扔下了五具尸体。刘营长率战士手持步枪、大刀长矛等冲出追来,因敌众我寡旋又撤回村口原地固守。敌首轮进攻受挫后,不敢硬冲,仗着人多火力强,在三挺机枪掩护下,多次摸索着向我阵地进攻,均遭我军阻击,未能近我阵地,战斗一直僵持到中午。刘营长打了大半天恶仗,唇干舌燥,正仰头喝水之际,被一颗流弹击中头部,英勇牺牲。正在此时,“革命军”增援部队赶到,掩护二团一营向花桥方向安全撤出。

2、马辔市突围战

430,“湘西人民革命军”根据中共湘中地下工委的布置,为响应桃源起义军孟养吾攻打常德,迎接解放军胜利渡江南下,武思光司令员决定挥师东进,进驻益阳,威胁长沙。是日,“革命军”全体指战员每人带足三日粮食。由王悠然、周旦生团辖直属张维新大刀队担任左翼,从潭家湾出发,由黄溪湾抄马辔市后路与右翼主力会合。武思光司令员则亲率刘士晓团、李培旦团等主力为右翼,直插烟溪,下马辔市与左翼会合后进入东坪待命。为配合“革命军”东进,武思光司令员派参谋张在和、赵威去安化与安化县参政长张义林联系,促其将已有联系的县自卫总队长蒋本艺,烟溪警察所所长邓宪章迅速倒戈。当“革命军”右翼部队按原定路线浩浩荡荡开进国民党原并未设防的马辔市区时,突然陷入了蒋介石79军一个军外加省保安团的层层包围之中。待发现陷入重围后,武思光司令员立即部署兵力选择地形进行抵抗。眼前的敌军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兵力数十倍于我,在一阵密集的炮火与枪声过后,四面传来“缴枪不杀”、“投降有赏”的狂叫,喊声过后又是一阵炮火枪声,如此者再,却始终没有发起强攻。武司令紧急召见各位指挥员,分析道:一是敌军尚未模清我军底细,不敢贸然进攻,二是敌军仗着装备优良妄图以炮火压我就范。估计我左翼部队可能受阻,硬拼将会付出重大伤亡,故武司令员果断命令部队集中一切重型武器向奎溪方向突围,冲出包围圈后同左翼部队取得联系。各指挥员得令后,迅速调集30门“猪仔炮”向着奎溪方向猛轰开路,猪仔炮每发可装两斤硝药、半斤铁丸,点火后炮声如闷雷,铁丸如骤雨,散布面大,触之非死即伤,一轮炮响,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机枪手集中火力掩护,士兵们大刀长矛开路,杀声震天,迅速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左翼部队得知右翼被围的消息后,随即在奎溪坪布防,掩护主力后撤。敌79军和保安团部追至奎溪,发现“革命军”已有接应,遂停止了追击。是役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由于武司令员指挥得当,战士们勇敢拚杀,竟无一人死亡,但挂彩者不少,两位副官被俘。其中副官刘俊向理安方向突围掉队,被俘,抓去邵阳坐牢三个月,直至程潜在湖南和平起义后方获释。

东进未成,“湘西人民革命军”退回溆浦县黄溪湾进行整顿,之后选定在溆浦县与安化县之间的峨子脑为临时根据地。同时积极筹措军需,准备新的战斗。

3、峨子脑歼灭战

“湘西人民革命军”东进未果,原根据地低庄、花桥、桥江一带又被贺幼农部主力进驻,“革命军”陷入孤军作战的困境。其时,张玉林秉承白崇禧的“人防长城”的布置,在沅陵县专门召开“讨武”军事会议,参加者一致认为当务之急首先是消灭其统治区内的武思光领导的这支武装。会后,张玉林亲赴溆浦督战。

5月下旬,敌石玉湘、贺幼农率五个团,外加直属队,号称两个师五千人直奔“革命军”的临时根据地——峨子脑。 “革命军”经过短暂休整,斗志旺盛,一切准备就绪。得知敌部进范,早已埋伏在先。当贺幼农部一个先头连的冲锋队踏进“革命军”的包围圈后,“革命军”占据的制高点上机枪火力立即切断敌后继部队前进之路,圈内敌人则被“革命军”的“猪仔炮”、抬枪、土炸弹等一阵猛烈轰击,令人惊魂甫定,随后“革命军”直属张维新大刀队猛扑冲进敌人阵地,杀得敌人四散纷逃,在极短的时间内全歼贺幼农一个连。贺部损失一个连后,依仗兵力的众多,用密集的火力稳住阵脚,不肯后撤,阵地前硝烟弥漫。为迫使敌军后撤,武思光司令员命令李培旦团一营出击。一营营长高佩南、副营长舒之清身先士卒率领全营以土炮开路、机枪掩护,向敌右翼猛扑。敌以机枪阻击,舒副营长素以神枪手著称,一枪击毙敌机枪手,夺过机枪反身猛射,全营战士见状奋勇向前,枪刺刀劈,敌军纷纷溃逃,追击中舒副营长左腿中弹负伤。反击成功后,高营长亲背舒副营长返回阵地,此时,敌二线部队反扑过来,情况十分紧急,舒副营长几次要营长放下他,营长坚决不肯,舒副营长为了部队的安全撤出,强行从营长背上滚下来,喝令同志们快撤,自己抱着机枪猛扫,只身掩护战友,直到弹药耗尽,被冲上来的敌军刺死,而全营战士得以安全撤回。这次战斗前后打了五个多小时,给了敌人以重大的杀伤,迫使石玉湘不得不同意贺幼农撤兵。

4、八方头突击战

峨子脑歼敌战后,“土八路”湘西人民革命军名声大振。考虑到张玉林“讨武”决不会就此罢休,故“革命军”将队伍转移至潭家湾、牛鼻潭一带休整。是时经争取又有张孟夏部加入“革命军”,被编为第五团,沅陵站谌振兴带回伪专署李容杰分队和张家坪地方武装李超阁、李健献部编入第六团,“革命军”人员增多,力量更加壮大,经常以团为单位出没于安化县与溆浦县之间,开展宣传、扩大影响,对分散敌部以出其不意的袭击,逼使敌人龟缩集镇,不敢贸然下乡骚扰。

贺幼农部自进驻低庄后,将司令部设在八方头,低庄人民不堪遭受贺匪蹂躏,纷纷要求“革命军”给贺以严厉打击。武思光司令员经过审慎考虑,决定于619日轻装夜袭八方头贺幼农司令部。当日晚,“革命军”以直属张维新大刀队和武明秀警卫连为突击队,担负直捣敌巢捕捉贺幼农的使命。部队傍晚便从胡家坪出发,连夜行军,拂晓抵达低庄。而李强团随后出发担任掩护,刘士晓团等负责接应。张维新大刀队凭着人地两熟之利,率大部队,绕开低庄直奔贺幼农师部驻地八方头。他们悄然摸到司令部前后门,砍死卫兵六人,此时武明秀警卫连赶到,架起“大猪仔炮”,用装满火药20斤,弹丸5斤的大猪仔炮轰倒敌师部侧面的团部砖墙,战士们冲入敌师部、团部,不到半小时,杀敌15名,伤敌无数,缴枪五十余支,被杀敌人中有贺幼农侄儿、上校团副贺×。张维新率队冲进师部门后直扑贺幼农睡房,可惜贺已逃遁。此役总队出奇制胜,突击大获成功,贺幼农惊恐万分。战斗中总队战士张金生、张菊生、舒老伍等人牺牲。战士张在义在撤退时因伤被俘。贺幼农为了给侄儿报仇,丧尽天良,将张在义脱光衣服,四肢捆绑,伏卧在贺×灵前,用铁钉钉住脚板和手掌,背上用刺刀扎出五个孔,屁股上插上松毛,点上香烛当成猪祭。壮士张在义遭此凌侮大辱,混身流血但骂声不绝,最后被割头洒血惨死祭坛。消息传来,“革命军”全体指战员悲痛万分,也更加坚定了大家打败蒋家王朝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

四、更名为“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部队”

7月,随着国民党军队的节节败退,白崇禧加强了对湘西的控制,国民党17兵团司令黄杰命张中宁赶来湘西任新二军军长,任命张玉琳为副军长。张中宁赴任后亲临溆浦县城,督促石玉湘、贺幼农等部全力以赴务必消灭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总队”为保存实力,除留部分力量在安化、溆浦两县间,用游击方式与敌周旋外,主力则移至安化县被潭溪一带。此时,“革命军”与中共湘中地下工委已有多次联系和沟通,并实际上接受了中共湘中地下工委的领导。中共湘中地下工委从湘西的局势发展考虑,为统一溆浦人民武力,商定将“湘西人民革命军”更名为“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由湘中地下工委书记熊邵安以书信形式告知了武思光司令员。8月,“湘西人民革命军”正式启用“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番号。取得番号的“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一方面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联系,一方面侍机扩大队伍,原驻东坪的自卫队队长蒋本艺及驻烟溪的警察所所长邓宪章先后率部来投归“总队”,至此总队人枪已上两千,下属六个团,一个直属大刀队和一个支队,力量较前大为增强。

五、接受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挥并协同作战。

19497月,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在安化被溪潭一带扩编的同时,最大的收获是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了联系。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前进指挥所已挺进到了益阳县马迹塘。“总队”副司令员武文元曾在广州农民讲习所与黄克诚将军相识,此时由他亲自前往联系,受到热情接待,黄克诚同志亲笔给武思光司令员回了信,并告知他已将“总队”的要求告知了中共在湘西的负责同志和驻军。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7军军长曹里怀、副军长晏福生,中共湘中地下工委书记熊邵安及解放军一一三师、一一七师、一四0师、一四七师的负责人均与“总队”有书信往来,商谈有关事项。解放军除赠送“总队”子弹数箱外,并将“总队”伤员全部接到马迹塘的解放军医院治疗,接着又派政治工作人员二十余人帮助“总队”工作,加强指导。“总队”则送刘士柏、梁中楚等十人赴解放军指挥部学习。解放军一一七师和一一四师先后又送来子弹三千余发,手榴弹四箱。关于“总队”的给养问题,指挥部决定,“总队”在溆浦县部分直接向当地殷实富户摊筹,在安化县部分则由中共湘中地下工委领导的“安化人民武装队”熊启凡队长负责供给。

   8月,解放军一一三师挺进到东坪,解放军前进指挥部命令,我部武器弹药全部由一一三师配给,“总队”由一一三师阎永让团长直接指挥,并全部佩带“中国人民解放军”符号。此时,“总队”战士个个摩拳擦掌,为解放家乡纷纷请战,士气十分高昂。

1配合解放军进军  夜袭岩湾祠堂   8月25,阎团长指示总队,为配合解放军主力沿烟溪公路进军,总队的任务是:

1)、向潭家湾靠拢,监视潭家湾之敌,敌如后退,尾追前进;(2)、设法摸清低庄之敌情。“总队”接受命令后,即向潭家湾前进,在水隘处遇上敌石玉湘部的张胜楚营,敌不堪一击,溃不成军,“总队”俘敌九名,缴枪九支,“总队”乘胜追击,在黄溪湾与敌再度交火,将敌赶出潭家湾。追击中,适解放军先遣营胡营长带队赶到,送枪弹以示嘉奖,见战士刘文学负伤又赠送担架一副,这些都充分体现了战地的战友情谊。

“总队”抵达牌子田后,胜利地完成了掩护解放军主力挺进烟溪的任务。828日,据当地群众密报,敌戴丹元一个营移驻在溆浦县岩湾祠堂,要求“总队”进剿,并自愿带路。戴丹元系溆浦城有名富商之子,张玉琳的警备营长,平时作恶多端,民愤大,人人切齿,“总队”决定除去这个恶瘤。是夜正值农历闰七月初五,月黑星稀,“总队”一个加强营急行军包围了岩湾祠堂,摸掉哨兵后,直扑祠堂内,二百余敌兵从酣睡中惊醒皆成俘虏,戴丹元也同时被俘。“总队”不花一枪一弹,全歼敌人二百余人,缴获马克辛重机枪三挺,其它枪支百余支,打了一个漂亮仗。狠狠打击了张玉琳、石玉湘、贺幼农等反动派在溆浦的嚣张气焰。

2解放溆浦城   9月16,解放军一一三师以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为前导,向溆浦县城挺进。盘踞在低庄的贺幼农部还误认为是“总队”单独进攻,率部顽抗,在分水界一带与总队发生战斗,总队在解放军强大声威的鼓舞下,士气旺盛,愈战愈勇,给敌军以重大打击,迫使其不得不向新化方向逃。18日“总部”一举攻下溆浦县城,打死敌官兵十余人,活捉五十余人。张玉琳、石玉湘极为狼狈地向辰溪老巢溃逃。为了不让敌人有喘息的机会,“总队”奉命继续追击,一直追至溆浦和辰溪两县的交界处大江口。921日辰溪县解放,为维护溆浦县城治安及迎接解放军后续部队前进,“总队”奉命返回溆浦县城。当“总队”列队进入县城时,全城人民不约而同地拥上街头,欢呼声、鞭炮声不绝于耳,响彻街衢。

3清匪征粮   活捉贺幼农   溆浦县解放后,中共湘西地下工委领导的湘西纵队,在谌鸿章率领下,于921日进驻溆浦县城,“总队”奉命移驻城郊长乐坊、枣子坡一带,防止国民党飞机轰炸。溆浦县人民政府成立后,“总队”一面积极配合政府工作,根据县委书记任之的布置,协助征粮,支援解放军解放大西南,一面清匪维护地方治安等,做了大量的工作。

当时,贺幼农部仍在四处流窜,社会不得安宁,“总队”决定彻底消灭这股顽敌。9月底,“总队”移至岩家垅、柳溪一带,逼近贺幼农部。“总队”对贺部既有凌厉的军事攻势,又进行耐心的政治瓦解工作。因革命形势日渐明朗,蒋家王朝灭亡已成定局,加之贺部士兵都是溆浦人,大多数人不愿再为反动派卖命,希望早日回家安居乐业。于是,在短短的时间内贺幼农部瓦解,官兵纷纷向“总队”缴械投降。贺幼农在逃至新化县水车时,终于在“总队”的大搜捕中活捉,交送人民政府。

4策动敌伪倒戈   争取地方武装投城   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在配合解放军一一三师解放溆浦县的同时,派吴参谋去黔阳,指示黔阳站我部人员组织力量,尽一切努力打乱敌防御阵地,迎接解放。817日,黔阳小组谢登棋、杨僧等分头赴绥宁、芷江、怀化一带组织力量,策动敌军倒戈,李英志负责争取地方武装投诚,李赞承负责支前工作,佘福生劝导已经四散的中、小学教师回校开学。各路工作均取得大进展。在中共南下工作组到达黔阳前半个月,“总队”已争取到县自卫团杨荣耀团长率部投诚,上缴长短枪支770余支。在解放军进入湘西之后,国民党武装成建制向“总队”投诚。当时的《新湖南报》及广播电台都及时作了指道,影响很大;接着“总队”又争取到国民党黔阳县长杨诚斋率警察队的投城,缴枪百余支,长沙绥署第三纵队副司令潘雄飞投诚,缴枪七十余支;国民党第十区专员兼保安司令杨镇南也缴械投诚……

六、一支有浓厚政治色彩的革命武装。

武思光在组建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的同时注意军队内部的政治建设,有选择地在队伍中发展农工党党员。初到湘西。便在沅陵成立了党小组,之后在总部建立了以武思光、武长城、谌振兴、朱元陶等人组成的农工党总队支部,武思光还在每个直属团队成立农工党小组。在近一年的斗争中,便在部队中发展了农工党员近二百名。据现在能查到的入党申请表即有166人,其中青年学生90人,占54%,工农商界34人,占21%,军干校19人,占11%;公教人员23人,占14%。这些人都有较高的文化层次,中学以上的占60%以上。部队中有这样一批有文化,有知识,有爱国热情,有较强宣传鼓动能力的骨干力量,才得以迅速发展起来。

   1949年初,农工党中央派李辉来长沙负责党务工作,4月,长沙建立了农工党长沙小组。武思光与长沙的农工党组织取得了联系,以便及时得到组织的指示。

武思光除了在部队中建立与发展农工党组织外,从一开始便和当地中共组织取得联系,争取中共地下党的支持,很快便在中共湘中、湘西地下工委的支持和帮助下开展斗争。武思光还十分注意队伍的纪律教育,从严治军,以解放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为准则整饬部队,故官兵关系,军民关系甚为融洽。由于部队在发展中,有一部分是敌军倒戈的,一些是收编地方武装的,一些是地方武装投城的,其来源较为复杂。有些人加入“总队”目的不纯,旧习未改,自由散漫等。武思光司令员一旦发现有违犯军纪者,严惩不贷,惩一敬百。“总队”进入安化后,武思光司令发现自己的亲戚,警卫连的周长宽泄露军情,立即正法,此举令全军为之震动。沅陵胡东升部投顺“总队”后,军纪不好,群众反映强烈,该部一歹徒正在作恶之时,被武司令员发现,就地枪决,胡过不惯这种严肃的军事生活,悄悄率部逃回沅陵。其它军纪不好的部队见后都肃然起敬,逐步做到了军纪严明,秋毫无犯。

七、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十七军一0四师四二零团独立营。

湘西解放后,溆浦、沅陵、辰溪、黔阳等县人民政府相继成立。为加速摧毁蒋介石反动政权在“国统区”的统治,迎接全国解放的农工党建立武装的目的已经达到,斗争的任务已胜利完成。194910月,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报请湘西军区要求改编。11月“总队”奉湘西军区命令开赴榆树湾,正式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一四零师四二零团独立第三营。任命李培旦为营长,谌振兴为副营长。编余干部,团以上干部送中南中原大学学习,支队长级送省军区干校学习,营长级送湘西军区干校学习,连长级送芷江干校学习。总队中黔阳县的唐彪、谢登棋部也同时编入四二零团二营。改编时,“总队”参与改编为589人枪,总队黔阳部30余人枪。

    1951年独立营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开赴朝鲜,参加了震惊世界的抗美援朝战斗直至战争结束。武思光则于1950年奉调武汉学习。

备注:

1、武思光传略;

2、“武思光在湘西组建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根据程不吾同志整理的“中国农工民主党湘西武斗斗争史料”(未出版)和原“湖南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战士武长城、朱盛良、刘士浩、张勤耕等撰写的回忆文章整理出来的。

上一篇:

下一篇:吴剑真传略

首页  农工简介  参政议政  新闻动态  地方信息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南省委员会  技术支持:千度网络
湘ICP备05019475号